当前位置:首页 >鲁韵文化>立人校刊>第五期>德育园地 >详细内容

德育园地

我拿什么拯救你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柯民军 发布时间:2009-10-19 浏览次数: 【字体:

——一个多动症学生的辅导案例

  很多时候,我总会觉得,在一定意义上,医生是在做挽救人的生命,而我们老师则是在做着拯救人生的工作……
  一、个案基本情况
  2006年的九月,小洋来到了我们班。瘦小的个头,黑黑的皮肤,胆怯地躲在他父亲背后,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令他感到陌生的学校。刚入学那阵子,老师们都说小洋挺讨人喜欢的,又机灵又活泼。可是,开学不到一个月,他就令所有任课老师感到头疼。
  上课的时候,他根本坐不住。好晃椅子、东摸西摸、玩小东西。有时还偷偷摸摸地离开座位,猫下腰去拿同学的橡皮铅笔,去捉地上的小虫或玩脏东西。经常惹附近的同学注意力不集中,老师批评或暗示后有一定效果,但持续时间不长,我行我素。还没等老师转过身在黑板上写好一个字,他又在下面和同学讲空话了。有时侯,他会搅得整个课堂不得安宁,使得老师无法再继续上课。种种现象表明这个学生不同于一般学生的好动。
  和家长交流情况后,得知小洋在读幼儿园时就比其他孩子明显表现出多动行为。但那时考虑到孩子还小,总觉得他是调皮,盼着他进入小学后会懂事一些,但事与愿违。
2007年的五月的长假,小洋的父母带着满腹的焦急和疑虑,带着孩子去杭州看病咨询。结果,医生诊断小洋有多动症。
  二、尝试与存在的困惑
  在小洋确诊后的最初阶段,我查阅了很多资料,了解到儿童多动症又叫儿童多动综合症、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是一种常见的儿童心理疾病。这类孩子智力一般正常,但存在与实际年龄不相符合的注意力涣散、活动过多、冲动任性、自控能力差的特征,以致影响学习。其症状一般在7岁前表现出来,8--10岁为发病的高峰期。而小洋今年刚好八岁。
  因为在平时教学中缺少这样的成功案例,可以说当时没有任何的经验,在考虑再三之后,我在日常的班主任工作中作了一些最初的尝试。
  对小洋的教育,除了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以外,我坚持做到家校联合。为了防止家长急于求成,采取粗暴的方法对待孩子,我和家长商量,在家庭教育上,做到“三个多”:一要多发现孩子的优点,多用优点引导他;二要多鼓励孩子,用肯定、激励的语言引导他向正确的方向努力;三要多用身边同伴的好榜样教育他。考虑到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我们向各任课老师“隐瞒”了这个病情。但我尽量提醒各任课老师多采取鼓励为主的教育方法。我们还听从了医生的建议,让小洋服用了小剂量的药物。
  一开始,小洋还比较配合我们,再加上药物的作用,他能暂时静下心来听老师讲课了,作业的字迹也比以前端正多了。很多任课老师都惊讶于小洋的变化。我和小洋的父母都非常的有信心,都为他的进步而感到高兴。
  但好景不长,小洋并没有朝着我们的初衷而良性发展。一段时间后,药物的作用似乎不敏感了,小洋渐渐地又变得和以前一样了,甚至变本加厉。上课的老师不得不把小洋请到教室外面或我的办公室而继续上他们的课。我经常会停下手头的改作而盯着小洋看。我之所以看着他是源于我的无奈和无助。而小洋却无所谓地看着我,挤眉弄眼地扭动着自己瘦小的身体,一刻不停,好象他的身上有一千只小虫在爬。我都觉得对这个多动症的孩子进行严厉的教育,即便是可以体罚也未必会有作用。因为他有别于一般的调皮学生,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眼看着小洋一次次地违反纪律,屡教屡不改,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何种有效的方法来教育他,来“拯救”他?
  最接受不了的是小洋的父母,几乎每个任课老师都向家长反应过孩子在校的不良表现。虽然他们都很重视孩子,但是每天面对这样的孩子,心情自然也不好。何况,小洋每次做家庭作业,不是龙飞凤舞地胡乱书写一番,就是我行我素地不肯完成作业。小洋爸爸告诉我,有时一点点作业他也要磨蹭到晚上十点,令你磨破嘴皮,即使棍棒相加,也无济于事。看着儿子的现在,想着儿子的未来,小洋爸爸在家里的话越来越少,很多晚上愁得睡不着觉,以至于不得不看中医调理身体。小洋妈妈曾经在我面前多次流泪,还在家校联系本上给我写来这样一段话:自从小洋入学后,我们家就再也没有任何温馨可言了……
对于这个多动症的孩子,难道真的“无药可救”了吗?
  三、偶然的成功
  转机出现在一次数学公开课。
  2008年的三月,学校进行青年教师课堂教学比武。一位年轻的老师要借我们班上课,但她听说了小洋的表现后,提出是否可以让他暂时留在教室里,不上这节课。我考虑再三,觉得不妥,还是把他带去了,让他随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小洋的那天的纪律出奇的好,还把小手举得高高的。但他的眼睛不停地在看着同桌的我,几乎是每隔几分钟就要看我一次,见我没有反应,就把自己的背再挺一挺,坐得再正一些。尤其是当他回答问题正确后,老师表扬了他,面对全班同学的鼓掌,小洋感到了极大的满足。可是我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目不斜视地听上面的老师讲课。小洋只能收回自己诧异的眼神。其实我正在为他的异常表现而暗暗欣喜若狂,但我坚持没有侧转头看他一眼。这一节课,好动的小洋竟然坚持了下来!面对授课老师满意的目光,我不仅长吁一口气。
  下课后,小洋诧异的眼神一直追随着我,我却当作若无其事。临放学时,我表扬了全班学生在公开课上的出色表现,奖励他们每人一颗雏鹰。当我佯装用平静的语气叫到小洋时,我看到他的小脸都兴奋得放光了。我觉得此时是一个教育的最佳时机,我把小洋叫到办公室,非常郑重地对他说:“爸爸妈妈都说错了,你没多动症。你那么聪明,那么懂事,一定能做到上课认真听讲的。是吗?”他朝我点了点头。“我上课的时候没有表扬你,那是因为上课本来就应该遵守纪律,我们是一个集体,每个人都应该为集体争光,你说对吗?”他又朝我使劲地点点头。
  如果说从那以后他彻底地改变了,我觉得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在平时的教育实践中,这些特殊学生的进步总是曲线的,是循序渐进的。小洋虽然还是经常被老师批评,还被请到办公室,但次数明显地少了;虽然有时在家还磨蹭作业,但字迹端正多了;更可喜的是,他能在我的提醒之下,开始能利用午休时间安静地看一会儿书了。看到儿子的这些进步,小洋父母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四、引发的思考
  对一个患有多动症的学生进行心理辅导和干预,是一件漫长而困难的事。因为患有这种病症的孩子往往要等到青春期以后症状才会有可能自然消失。或许这种注意力缺陷障碍会一直影响着他,以至成人。对于我们这些工作在一线的老师来说,对他们进行辅导有时会显得底气不足,缺少心理学方面的知识。而且,有时会因工作繁忙而忽视对他们的关注,致使这类特殊学生离班级群体越来越远。但小洋的这件事让我意识到:
  (一)对于这样的学生,不能要求他一下子转变过来。应该多关爱、多体谅,不能因为他的好动而感到厌恶。
  (二)不要把他当作一个特殊的个体,尽量让他意识到自己和同学们一样。要时刻注意他有无出现反复的现象。要做到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三)家庭和学校的协调对他的教育成败显得尤为重要。在校时,也可以利用同伴的力量来帮助其矫正,成立“成长小组”。在交往、学习中互相约束,互相帮助,共同成长。
  (四)要经常鼓励他当老师的小助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使他过剩的精力再次有宣泄的地方。
  (五)就从个案本身来说,我出于单方面考虑,隐瞒了小洋的病情,在争取各任课教师的支持上力度不够。所以,转化特殊的学生除了要优化他们所处的小环境以外,各任课老师的合力教育也是很重要的。
  五、后记
  小洋是我从教十六年时接手的一个特殊学生。在他的身上,存在着太多的特殊性。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小洋的父亲是我们相交十五年的好朋友。从“少不更事”到“年近不惑”,看着小洋长大,不亚于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每当身边的朋友提起小洋,我心中的情感真是很复杂的,心疼中夹杂着心悸,莫名自责中又伴随着成功的欣慰。
  很多时候,我总会觉得,在一定意义上,医生是在做挽救人的生命,而我们老师则是在做着拯救人生的工作……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