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校介绍>走进鲁小 >详细内容

走进鲁小

“一训三风”及其涵义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03-20 浏览次数: 【字体:

校训——独立 独特 独创 独秀

解读:
  独立,即“独立的人格”。鲁迅先生在《坟•摩罗诗力说》一文中指出:“地球上至强之人,至独立者也!”对鲁小教育而言,“独立”,则重在唤醒学生的主体意识,促进学生主动发展。
  独特,即“独特的个性”。鲁迅先生在《两地书•四》中指出:“要适如其分,发展各各的个性。”结合我们鲁小的教育,“独特”,则首在呵护人的健康个性。
  独创,即“独创的精神”。“……后起的人物,一定优异于前,决不能用同一模型,无理嵌定,长者须是指导者,却不该是命令者。”这是鲁迅先生在《坟•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文中提出的理念。后起的一代要比前人更优秀,关键在于培养学生的创造力。落实在我们鲁小教育之中,“独创”,就是要培养人的创新精神和能力。
  独秀,即“独秀的人才”。鲁迅先生在《坟•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文中还指出:“后起的生命,总比以前更有意义,更近完全,因此更有价值,更可宝贵。”而这“后起的”、“更为完全”、“更可宝贵”的生命,必然是一个站得起来的人,具备积极的自我和健康的人格。只有让儿童自信地发现自己,认可自己,赞赏自己,才能让他们得到更为充分的发展,成为“基础宽实、素质优良、特长明显、适应未来”的独秀人才。

校风——尊个性,张精神。

  解读:鲁迅先生在《文化偏至论》一文中指出:“是故将生存两间,角逐列国事务,其首在立人,人立而后凡事举,若其道术,乃必尊个性而张精神”。尊重每一位师生的个性,张扬求真务实、开拓创新的精神,是鲁小立生、立师、立校的必由之路。

教风——指导协商,适如其分。

  解读:鲁迅先生在《坟.我们怎样做父亲》中写道“……后起的人物,一定尤异于前,决不能用同一模型,无理嵌定,长者须是指导者、协商者,却不该是命令者。”寿镜吾、藤野严九郎和章太炎等正是充分尊重学生、像朋友一样平等对待学生而为鲁迅所称颂。而鲁迅自己在长达十八年的教坛生涯中,也一直如他在《两地书.第一集.四》中所言“要适如其分,发展各各的个性”,主张尊重学生的独立人格,帮助其得到最好、最合适的发展,他为培养“天才”,甘愿做泥土;为培育“花朵”,宁愿做“腐草”;为建筑“高楼大厦”,宁愿做“一木一石”,为使青年登上高峰;自愿做被人践踏攀登的“梯子”。

学风——自己思索,自己观察。

  解读:对于读书与学习,鲁迅先生在《而已集.读书杂谈》中提到:“看别的书也一样,仍要自己思索,自己观察”,反对“只求记忆,不需思索”的学习方法,对未知的事物永远保持好奇心,不耻下问,勇于探索真理。



打印正文